首页> 旅游资讯> 正文

宁波与绍兴住宿感受

来源:晟达资讯网
  

  度假就水木丁的意思,似乎并不愿意我提及宁波的度假太多,但又忍不住长篇累牍地说宁波的好话。就好像一个人有个舒坦的小窝,要请人进来做客时,总要忐忑的。水木丁是我在时的一个同事,如今在宁波本地的一本杂志《城市之间》做主编。“宁波人有着小镇上的那种生活方式,只是城市并非欧洲小镇而已,”她说,意思是宁波人低调着过自己爱过的日子,宁波是宁波人的,啥时候变成个度假地了?但就我看来,一个家如果开始开门迎客了,那么拾掇起来就会心向着客人,非得变化不可。

  我们去东钱湖新开的柏悦度假酒店的时候,便知变化已经到来,突然而来的好天气令东钱湖的交通不堪重负,我们只能绕道入内,大军已经来到。如今来这里的多半是周边的人,更远些的地方还不知道。但中国人正已惊人的速度熟悉这种新的放松自己的方式。旅游城市早已不是界定一个城市的标志,人的休闲时间并不是被规划起来的,这条道理同样适用于绍兴。

  我在宁波柏悦度假酒店有着近来最美好的时光,是在那个几乎还原了此地旧宅的Tea House,据说是酒店所在地(曾经的大堰村)保留得最好的两幢古建筑之一,另一幢因为结构问题,正在进行着更为细致的整修,在酒店一些偏僻的角落走着,还能走过那个工地,有半面红色的山墙露出来,有些更古朴的况味。Tea House的建筑看上去有点祠堂的样子,但并非如此,可能是一种巧合。二楼可以爬山去,不大,就一个走廊,只能放两三张小圆桌,夜晚更安静些,点起来的蜡烛本来便容易令中式建筑从古朴变得妖艳,便成了酒吧,也就有了酒。操本地口音的服务生端着martini从楼梯上扭捏着上来,而我拉开圆桌下被切成了四瓣的凳子,却不急落座。学古人倚在“靠”上,一侧竹帘缝隙里透出悠闲的橘红灯光,而一楼大门上的雕花在天井勾勒出交叉纵横,美丽的惊人的影子。而音乐缓缓的,灵魂的,令我渐行渐远,又渐行渐近。仿佛在宁波,又仿佛不在宁波了。

  宁波不远处的绍兴,鉴于它作为旅游城市的自觉要远大于宁波来看,新开的大禹开元度假村避世的作用并没有那么显见。显然本地司机对于度假的概念依然模糊,认为旅游住到距离市中心那么远的地方去(实际离市中心只有20分钟车程)简直不可思议。实际这座原本姒氏后裔所住的村子就在大禹陵的山脚下,偶尔抬头可见铜铸的大禹像。不远处有宛委山,正樱花盛开,这里据说是最大的樱花林,如果在角落没有一些烧烤的人群,或者在远方的过道上没有那么多的红灯笼,可能会更像日本一些,但也就没有那么中国了。一家投资公司正在樱花林的一侧围起墙来,看样子一两年之后这里会开一家精品酒店,如果传闻没错的话,并不会是一个很local的品牌。看来不管怎么说,度假这件事,在绍兴还像是一个毒瘤一般,默默地,并将肆虐性地成长着,正在拍摄樱花胜景的浙江卫视的摄像师,以“樱”为名的绍兴宣传用的微电影,或者折枝拍照的新人,都无法预言日后的景象。一切都好像樱花林边的那条河,看似肮脏的河面,竟是朵朵精致的樱花瓣。

  它们如今依然沉默,虽然大禹开元度假村和宁波柏悦度假酒店有着诸多的不同,一个浑然天成一个后天造就,一个是深入骨髓的中国一个是将中国元素把玩至巅峰,但一家顶级度假酒店的入驻,通常只意味着一块度假地成熟的第一步,在宁波,我们去了并不受推荐的附近的陶公岛,他们是对的,显然这座漂亮半岛的开发者有着中途夭折的想法,我们在某些视野迷人的地方,看到某些被遗弃的度假小屋,一座冷冰冰的儿童游乐场,还有几艘停靠着生锈的游览船。或许新的一页正在等待掀开,我们正记录下昨日。福泉山倒是更迷人一些,它在酒店的计划簿里,但并非全是,虽然山上产茶,但酒店更乐意客人在参观完茶山之后回到我刚才说的Tea House进行对中国茶文化的整个挖掘,那里依然粗糙,划不进柏悦酒店的精细布局。

  或许大禹开元度假村能与周边融合得更好些,它并没有从一家村庄真正脱离出来,一切结合得天衣无缝,中国人的古典主义和乡村野居的浪漫精神将在这里发挥到极致,那么所有或许不那么完美的细节都将被原谅。我最深刻的印记竟然是石桥缝隙中的几株杂草,那时候几个多年不见的老友旧识突然在高高的望禹桥上唤我的名字,鲜艳的阳光打在他们的背后,印得亮堂堂,声音飘过来,好像震响了一面鼓。我奔过去,想起过去种种,总不好意思抬头,于是注视着脚下,杂草丛生的桥面一晃而过,好像倒带一般,直倒到那真正记忆的水乡中去了。或许真的是这样,我离开时,看见广场的一个角落里划着的“跳房子”,便趁无人时跳着,到了七八的格子时,终究没有转身,一脚跨破黑白,作别而去了。

编辑:边走边吃
松鼠AI https://m.cyzone.cn/article/572845.html
晟达资讯网